2016年7期 本期关注

发布时间:2017-08-24   来源:中国输血杂志  编辑部   作者:蔡辉

本 期 关 注

本期发稿时,正值大暑临头、火伞高张之际。都知道西历七月是一年中最热的月份(对应于“国历”的六月),但今年的七月,让“听说过没经过”的众生见识(鉴实)了什么是“皎阳似火”、“烈日炎炎”、“酷热炙人”、“夏意绵绵”(或许因为今年乃闰六月年,达六十天之故)从大漠敦煌到天堂苏杭,从燕赵故地到九华道场,四十度的气温烘烤着白昼,延烧至黑夜,只要身处此境,赤膊者动辄挥汗如雨,文明人作(坐)而流汗浃背。与这般“热度”可以匹比的,是如火如荼的学术活动:各种学术会议如赶集,你方唱罢我救场;各种学术刊物如符信,你做结题我毕业……然而在这光鲜闹热的景象下,尚未中暑、没有被热昏的学人,却隐隐感觉到了一股燥热之气,甚至刹那间辨不清虚实的凉意(莫非正应了热极转凉的“七月流火”)?

学术,无论是作为方法论(我国古代哲人的观点),还是系统专门的知识(近代以来世界的共识),都是“普世之学”、讲究“经世致用”。虽然输血医学在“学术”这棵参天大树上正开始茁壮成长为一个“分枝(支)”,但她的确早已具备了学术的“普世”之理、“致用”之功。输血医学作为学术的“一支”、学科的“一门”,其目标和使命当然也就是讲求普世“新说”,推广经世“奇技”。惜乎,生在上述炎酷、燥动的季节,输血医学学术(说白了应当指相当一部分以输血为业的人)往往也不能脱离世情俗理!说别个是“妄议”,讲开去是“不懂规矩”,我们说自己“这个应当可以”。平心而论、依理而言,本刊所发表的文章中“应景之作”与“急功之篇”占了相当的比重,何以如此?我们只能说原因是“你(我)懂的”。但作为杂志的经护者,尤其是念及在中国唯一以“输血”(前不需要并列词或修饰语,后面也再无中心词,“中国”是主管者要求加上的,“杂志”反映的是出版物的特质)冠名的学术刊物,我们不能不想着杂志如何在目前这种长暑难消、光怪陆离的气候与环境中,摆脱纷扰和燥意,为输血医学及其行业整体学术水平的发展和提升做更大的贡献。

于是本刊开设了“标准·方案·指南”,通过与权威的输血医学学术团体、知名输血医学专家的密切合作,自2011年起先后推出了有关HDN免疫血液学试验、大量输血、特殊情况紧急抢救输血的推荐方案。特别要指出的是中国医师协会输血科医师分会与中华医学会临床输血学分会,不仅在第一时间将两会制定相关输血方案交由本刊首发,而且在向全国医疗机构推广实施方案的过程中,不断反馈信息、积累经验,产生了全新的科研成果,并以研究专题的形式回到本刊发表,这在学(业)界内外产生了极大的反响和感召力(去年的此时“输血医学”获批临床医学二级学科与此有很大的关联)!这不但成为输血学术“学以致用”的典范之举,而且也进一步扩大了杂志的影响、提振了我们办刊人士气和信心——沿着“普世之学”、“经世致用”的学术之路坚定走到黑!

尽管本刊又有了一个很好的栏目,也得到了行业的认可,但无论标准,还是方案或指南(推荐和施行的强度依次递减),其制定的过程相对漫长(上述以两会名义发布的两个方案便如此),更不要说推广实施和显效所耗时间。而且有调查早已显示,全国医院对有关方案或指南施行(使用)率不足40%,而共识却实为连接指南与医生日常工作的“一个桥梁”。正是基于此,上海市医学会输血专科分会组织上海市医疗机构临床输血一线的资深、富有经验的专家,分别就目前临床常见热(难)点、有争议的输血治疗病种——出血性疾病血液制剂的应用、自免溶贫患者输血前试验、急救时血小板的输注以及创伤急救通用红细胞——展开讨论,并终以该会的名义达成共识,拟于今年9月第四届东方输血大会发布。感谢上海同仁对本刊的信任和支持,本刊广大读者也因此得以提早先飨这四个共识(为此本刊特将原“专家论坛”栏目拓展为“专家论坛与共识”)。本期刊布的四个共识既是经验之谈——一线城市具有丰富临床经验的医生传道解惑,又是理据之说——提炼了疗效(血液制剂)优势及其循证根据、专家观点,凝聚了国内外研究,更是指向明确——适用患者(适应证)而且与本刊的目标一致:希望更多的医院、医生参与进来,将共识应用于临床实践,从而造福更多的患者!

说到“上海共识”,足见上海走在全国的前面。现实中不仅采供血管理、临床输血水平,而且输血学术与科研一直在中国领风骚之势、开风气之先。好在信息时代,全国与上海的距离已不再是今天和明天之遥,因为上海恨不得把她的理念、智慧和经验全部掏出来分飨,而全国越来越多的地方也借力于此开始猛追!